家住三河市阳光小区的卢秀环,十几年寒暑悉心照料全身瘫痪、生活无法自理的丈夫石应孝。从石应孝2001年第一次发病到2014年卢秀环不离不弃地照顾石应孝14年。可有很多人都不了解的是卢秀环与石应孝是重组的再婚家庭,他们是一对“半路夫妻”。他们仅仅度过了3年幸福美满的生活,无情的厄运便降临到他们身上。

2001年3月21日早上,石应孝第一次发病,起床后他突然迈不开步子,支配不了行走的方向,当即卢秀环把石应孝带到了医院,经过确诊石应孝患上了腔隙性脑梗塞。当时的卢秀环吓傻了,她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路该怎么走,她只有一个信念:不能让石应孝就这样倒下去。因为是初次发病,再加上送医院及时,通过医院的积极抢救,再加上卢秀环的精心看护,石应孝的病情有了好转。从那以后生活上卢秀环悉心照料石应孝,她们的房间通风、采光都特别好,而且没有一点异味。为防止一些并发症,卢秀环每天给石应孝泡脚、按摩、点压穴位、饮食营养一样都不少。特别是每天上午9点卢秀环都要把近160斤重的石应孝抱到轮椅上看会电视,因为卢秀环知道他虽然不能动,却听得到也看得懂,他比任何人都更需要了解外面的世界,倾听外面的声音。精神上卢秀环也常做心理疏导,卢秀环总是对石应孝说:“老石,虽然咱们是再婚的夫妻,但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是有感情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照顾你,你自己也不要放弃,我们要牵着彼此的手一直走下去!”就这样经过卢秀环的精心照料和石应孝自己的努力,过了半年后石应孝可以自己走路了,甚至都能骑自行车了。当时的卢秀环觉得好日子又回来了。这一年卢秀环47岁、石应孝58岁。

2005年9月石应孝第二次病发,这次血栓扩散至全脑,他不能说话了,身体只有手指能微微动几下,可他多想再抬起手臂抚摸一下老伴那瘦弱的脸庞啊,闪烁在石应孝眼中的只有无助和恐惧,他多想张开嘴再和老伴说说话,可是他嘴中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只有无奈和痛苦。就在此次住院期间,医院多次下达病危通知,并让卢秀环准备后事。可卢秀环不相信命运,她没有放弃,她相信奇迹还会再次出现。老天真的再一次眷顾了这对可怜的夫妻,奇迹真的又再次出现了,石应孝从死亡的边缘又被拉了回来。

虽然老俩口都有退休工资,也招架不住巨额的医疗费用,2006年卢秀环变卖掉了富余出的一套房产全力为丈夫治病。她不能让丈夫看到自己的难处,她不想因为这些让石应孝放弃治疗,放弃求生的欲望。卢秀环用一个女人柔弱的肩膀扛起了家庭的重担。半年里,她跑遍了北京各大医院,走遍了唐山、遵化一些专治脑栓瘫痪的专业医院,当专家了解到像石应孝这样的病人依然健在时,向卢秀环佩服的竖起了大拇指。

出院后的石应孝已经不能维持身体基本直立了,卢秀环就把石应孝背在肩上,用绳子拴在石应孝的腿上帮他一步一步向前挪,为他做康复性训练,90斤的卢秀环背着160斤重的石应孝累的满身大汗,1、2分钟就得休息一下,就这样一次次的摔倒了,一次次的再站起来,经过卢秀环和石应孝的努力,石应孝最后能扶着床沿自己站起来了,甚至能扶着墙壁走到厕所去。这一年,卢秀环52岁、石应孝63岁。

2009年7月石应孝第三次发病,这次石应孝全身瘫痪多次重度昏迷濒临脑死亡,一周之内就被医院下达4、5次病危通知。即使是这样卢秀环依然和命运做着抗争。在这几次的住院期间卢秀环向医生、护士学会了多方面的护理知识,并且自己从中医书籍中学习预防褥疮、溃烂的方法。此次发病石应孝不定时就会抽搐,卢秀环每天都会给石应孝做全身按摩,特别是到了晚上,不管有多晚卢秀环都要给石应孝按摩够1个小时,才能休息,从未间断过。卢秀环为了防止石应孝身上有异味特别是夏天,一天除了正常的擦洗身体,在换尿湿的小垫时还要再给石应孝擦洗一遍。因为石应孝不能动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完后,卢秀环已经浑身大汗了。石应孝的一天三餐要将做熟的饭再打成糊状,这几年卢秀环已经不知道用坏了几个打浆机了。糊状的食物用小勺一点一点的喂下,有的时候一顿饭要用将近1个小时的时间,等到卢秀环吃饭的时候饭菜已经凉了,即使是这样卢秀环依然要抓紧时间吃完,就要赶紧把上午换下来的尿湿的床单、小垫子洗干净。也有人建议卢秀环给石应孝用成人尿不湿更省事,但是卢秀环想都没想就否定了,她说:“用尿不湿不透气,老石自己不能动,他会很不舒服的,我给他用纯棉的小垫子,透气他就不难受了,大不了多洗几回呗!”就这样这么多年石应孝没得过一次褥疮身上没有一块溃烂过。虽然平时有亲朋好友偶尔过来帮一下忙,但有一件事,卢秀环从未让旁人做过,那就是排便。由于石应孝已没有排便功能,每一天卢秀环便要戴着一次性手套帮他用手把大便一点、一点的抠出来,卢秀环说:“排便是必须做的,正常人不排便都难受更何况老石这种情况呢,所以每天我要让他即使躺在那里也要舒舒服服的。”

除了日常的照顾,卢秀环每天给老伴唱歌听。有时石应孝会给出一些反应,特别是当卢秀环看到石应孝微微竖起的大拇指时她都会露出满足的笑容。可是就在这一年,卢秀环做了一件让她终身遗憾的事。那就是她唯一的亲生儿子结婚,她为了照顾石应孝,都没能去参加,甚至因为经济原因没能给儿子和媳妇任何东西。她心里愧对儿子,可是卢秀环说:“虽然遗憾但是我不后悔,因为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曾多次被医院宣判即将死亡的丈夫依然陪在我身边。”这一年卢秀环55岁,石应孝66岁。

2014年5月石应孝因为肺炎再次住院,这次一住就是三个半月。因为年纪大了,再加上长时间日夜的辛苦,卢秀环在石应孝出院的第二天就因为急性肠胃炎、免疫力低下、心脏供血不足等原因病倒住院了,但是就连住院卢秀环都得带着石应孝在身边,白天卢秀环输液坐在一个小凳子上,石应孝在病床上躺着,晚上卢秀环就挤在石应孝的脚底下的一块小地睡觉,就这样过了7天,卢秀环怕医院的环境对石应孝造成肺部再次感染,她当即决定出院。出院后的卢秀环依然面黄肌瘦,浑身使不上力气,可对于照顾石应孝的事依然没有含糊。现在的卢秀环依然微笑着对人说:“现在我们俩人已经谁都不能离开谁了,我们是各自的精神支柱。这么多年虽然过得累,但是他是我的心劲,有他就有家。对我来说这不单单是爱情,更是一种亲情,今后的路我会依然这么走下去,每天唱歌给他听,陪伴着他,直到他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秒钟......”这一年卢秀环60岁,石应孝71岁。

一个“情”字不只是花前月下,更有风雨同舟的相守。在漫长的十四年岁月里,卢秀环用她对爱人的不离不弃向我们诠释着人间的真爱亲情。




2014年11月18日

“半路夫妻”不离不弃 真爱亲情十四载

发表时间:

上一篇:

下一篇:

邓文宝——平凡的孝道
韩健 防灾科技学院退休教授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